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梁江涛走廊医生是实实在在的医改考题

2018-11-28 14:38:22

梁江涛:“走廊医生”是实实在在的医改考题

1月9日,央视播出了《过度医疗的危害》专题报道,绵阳市人民医院女医生兰越峰称,因反对医院过度医疗,成为一名“走廊医生”。报道播出后,当地成立联合调查组进驻医院。18日晚,调查组发布初步调查情况报告,称未发现该院存在“医疗乱象”,该院医疗收入增长与“过度医疗”问题不具有密切关联性。(1月19日新京报) 先说联合调查组的公信力问题。所谓“联合调查组”就是以计卫局等职能部门组成的,专家也是这些部门或其他医疗单位临时抽调的。这些单位都与当地的公立医院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特别是计卫局,是老子与儿子的关系。这就好比老子带着三姑二姨四大爷来找儿子的在,结果如何可想而知。 但这不是当地政府的问题,而是现行体制下无法解决的积弊。医改不解决“政医分离”、不建立第三方监督评估体系,“老子查儿子”调查结果只能找些鸡毛蒜皮的小毛病来应付一下舆论而已。 再说兰越峰,她是一个叛逆者,也是一个想从体制中突围的失败者。她曾经昧着职业道德干过一些配合过度医疗的事,但后来她回归作为一名医生所应该具有的道德的本源,毅然决然地举报所在医院过度医疗的问题。即便在院长“要把医院整垮”的淫威与几次免职、复职的重压之下,仍然坚持正义,确实值得敬佩。 然而,在现实面前,兰越峰“一个人的战斗”就像堂吉诃德挥舞木剑大战风车,除了遍体鳞伤、头破血流,成为一位每天得到医院上班却没有工作岗位的“走廊医生”,她收获多的就是来自方方面面的冷暴力。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医生表示:“兰越峰非常敬业,当年是作为重点人才引进医院的。她很受病人欢迎,好多人都是慕名而来找到她做检查的。她看不惯医院的一些事情,特别是反感对病人过度医疗过度检查,多次得罪了医院领导。应该说她还是很单纯的,也可以说是很幼稚的。她要是不这么较真,怎么会落到今天这个地步?” 更值得深思的是,调查组给兰越峰开出了一副“药方”,称“继续加强对兰越峰的思想疏导和人文关怀工作,引导其依法反映情况,向联合调查组提供相关证据资料,帮助联合调查组进一步查清相关事实,及时发现和纠正问题。”不禁要问,兰越峰只能在走廊里上班,如何让她“依法反映”、“提供相关证据资料”?如果兰越峰不上班,不难想见,她可能会被以无故缺席为由辞退回家。再追问一句,调查组进驻医院就只能指望兰越峰一个人曝料,其他的突破口永远关闭?这样的“联合调查组”有意义吗? 可以说,没有超脱、令人敬畏的运行规则与机制,没有利益格局的调整与日常的掣肘机制,没有独立于传统卫生系统之外的评估监督体系,没有现代医疗机构管理模式,没有保护深喉的有效制度,不仅仅表现在过度医疗方面,公立医院的所有医疗乱象都不会遏止,只不过受到现有固化体制的庇护被雪藏而已。这实实在在是一道医改考题。 梁江涛

:罗莎)

翻斗章
方矩管厂家
捕鱼达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