体育

网络直播野蛮生长进入全民时期

2019-05-14 21:28:06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络直播火了。它革新了很多人的娱乐方式,乃至把围观变成了生活的一部分;它改变了普通人一夜成名的玩法,为发家致富提供了新选择;它背后的庞大产业浪潮席卷而来,谁也没法预见;当然,它在蛮横生产过程中带来的问题,也在呼唤监管络直播,应当怎么看?本期抢头条,我们来围观。为何直播者众?

络直播

进入全民时代

络直播突然间火了。

各种活色生香的直播内容只有你想不到,没有看不到。唱歌舞蹈是基本款,打游戏下棋算是技术含量高的,还有人直播化妆、吃东西、喝水、跑步乃至抓鸟杀蛇,反正各种生活中的琐碎事件,都可以在直播平台上找到。

中国人不是很重视隐私的吗,为什么会有那么多人喜欢直播?

原因很简单,首先,以前直播是有一定技术含量的,而互联带来的技术进步,大大下降了直播的本钱,只要有1台电脑一个麦克风,人人都可以直播。许多直播是表演类的,一些人没有上大舞台的机会,在直播平台上唱歌、跳舞、弹琴、讲故事,直播平台给他们提供了一个展现自己的舞台,屏幕外围观的观众让这些主播可以满足一下自己的明星梦。固然,也不排除有人因此而被星探看中,有了继续发展特长的机会。

还有一种直播是晒生活,吃喝拉撒,可以说是全天候无死角360度晒。这跟许多人喜欢在朋友圈里晒是一个道理,炫耀呗。朋友圈只是晒给认识的人看,直播平台上就是升级版的晒,不管认识不认识,我就是要炫个够。

其次,直播可不仅仅是主播们的兴趣爱好,许多直播是可以换成钱的。直播平台通常都有互动功能,粉丝的打赏和礼物,都是主播的收入。而且,互联是一个极其多元的平台,也不一定是要有才有貌才会有人关注,许多你看似极为无聊的直播内容,也不乏叫好之声。比如,一个妹子只是直播自己睡了三天觉,却引起了无数人的围观,国民老公王思聪甚至打赏了70个1000元的红包给她。这类天上掉馅饼的事都有,难怪会让不少人趋之若鹜。说不定,下一个被砸中的就是自己呢?因为络直播,还滋生出无聊经济学一词。为什么围观直播,不少人只是因为无聊孤单。所谓孤单是一群人的狂欢,大抵就是这个意思吧。

不仅是不少普通人热中直播,很多名人也加入了直播的行列。前段时间,影星刘涛出现在一直播平台上,人数爆棚,造成平台瘫痪。因《太阳的后裔》而火遍全中国的宋仲基来中国做宣传,也上了直播平台。除了明星,小米科技创始人雷军、万达董事长王健林等企业大咖也于近期曝光镜头前,亲自参与直播。

名人不缺少舞台,也不缺钱,为什么还来直播?由于络直播的影响力实在不容小觑,而粉丝经济带来的效益实在可观。明星们虽然不差钱,但是却可以拉近与粉丝的距离,巩固粉丝数量。以前要知道点儿明星的私生活只能靠狗仔队,现在,连范冰冰都直播敷面膜了,怎能不让人路转粉?据调查,几近每一位参加直播的明星,以后微博粉丝数量都有提升,也会带来商业价值,比如,Angelababy参加某化装品牌代言活动,在现场直播涂唇蜜,没想到短短两个小时,该款唇蜜就卖出去一万多支。现在,络直播平台已经成为很多明星做宣扬的新选择。王宝强带着正在拍摄的电影《大闹天竺》在斗鱼做直播,同时人数一度突破500万大关。综艺节目《我的歌手4》甚至在决赛期间由直播间粉丝的人数来决定选手的出场顺序。

络直播不管你喜欢不喜欢,正在进入全民时代。它带来各种可能性,给人无穷的遐想空间。(谭敏)

直播乱象

节操碎1地 源于暴利驱动

可能是我老了吧,对于新鲜事物,总有点心怀戒备。就像络直播一样,尽管如雷贯耳、久仰大名,但一直不想掺和,直到连都不怎么会玩的爸妈也看络直播、一本正经的同事宁愿不打麻将也要看直播的时候,我才决定一探究竟。

研究了很久,我觉得络直播是个好东西。但是在闪闪发光的另一面,也有灰色乃至黑色地带,丑闻频发、乱象丛生,其危害不容小觑。

都有哪些乱象?其中知名的当然是低俗、涉黄。在络直播平台上,直播换衣服、跳袒露的舞蹈、用低俗语言挑逗观众曾屡见不鲜,更不要脸的居然可以直播造人!而他们的狂妄也不止步于封闭空间的龌龊不堪,有的还能走到线下,直播如何骚扰女学生,有的直播闯入女生宿舍,有的直播抓车震,让人目瞪口呆!而在监管部门重拳打击下,目前仍有人打擦边球,拿低俗当有趣,把丑陋当看点,可谓恬不知耻。

而除了个别主播挑战法律和道德底线、以身试法,无边界的猎奇、血腥也让人不舒服。曾有一个名为吃货凤姐的络女主播,爱好是吃点一般人不敢吃的东西,她活吞金鱼,吃电灯泡,通过食用奇特物品增加视频点击量;有人直播活捉、宰杀动物,血腥场面让人不忍直视;乃至有女学生直播流产,那画面一般人不敢看

这都是为何呢?一言以蔽之,钱!可以说,络主播们之所以恣意妄为,眼球经济居功至伟在行业内,远有月入百万的传说,近有平台流量和打赏,要在激烈的竞争中站稳脚根、杀出重围,难免要使尽浑身解数。有才的拼才艺,有颜的拼颜值,甚么都没有的只能秀下线、出奇招乃至铤而走险、饮鸩止渴,哪还管什么法规条例、公序良俗?

尽人皆知,络直播的用户以青少年占多数。有直播平台的数据显示,8成用户在26岁以下,有的则表示18岁到23岁的用户占到三分之二。个别低俗、色情、暴力的内容对他们来说用腐蚀剂来形容不算过分,一旦在潜移默化中对他们造成思想上的误导、价值观的扭曲,那真是莫大的罪过。固然,直播平台里的纸醉金迷、猎奇斗艳、恶语相向等乱象,即使对于成熟的成年人来说,也是不小的诱惑。曾有人因为喜欢女主播不可自拔,为获得对方的青睐和互动而一掷千金,终究挪用公款走上不归路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络直播像一面镜子,照出了奋斗、积极和美好,也照出了部分人的贪欲、低级和丑陋。它戳中了友的需求,也是互联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我们当然不能由于洗澡水脏了,就连孩子一起倒掉,但对新事物除了庇护、培养,严加监管也必不可少。

(夏振彬)

为何围观者众?

直播是打发无聊时光的一个容器

从早的秀场直播,到后来的游戏直播和全民直播,再到越来越多明星、发布会等无缝介入直播,直播行业聚集的人气远超一般人想象。虽然其中可能存在水份,但直播吸引了很多观众,尤其是在年轻人群体中非常流行已是不争的事实。

为什么爱看直播?一方面,当然是为了找乐子。比如在斗鱼等直播平台,电子竞技、游都是为热门的直播频道。游戏玩家们聚在直播房间里,或看高手对决,或跟同好交流,弹幕齐发、礼物横飞,观众乐在其中。还有很多歌舞表演,相当于打开了一台24小时直播、拥有无限艺人和节目资源的电视机。无论是想听中文还是外文歌曲,就算是想听哪一个犄角旮旯的方言歌曲,都不愁找不到资源。直播,革新了很多人的娱乐方式。

但另一方面,找乐子不能解释很多没有什么具体内容的直播,为什么也照样遭到大家的欢迎。比如在韩国,很多直播吃饭的主播非常受欢迎,据说是因为观众看着他们吃得香自己好像也吃到了一样。而在国内,直播洗衣服、慢跑等没有任何观赏价值的事情,乃至抓蛇等稀奇古怪的事情,也照样很有人气。有一家直播站做了一次实验,在连续十几天的直播中,平平无奇的主播们全方位直播自己的生活,发呆、吃饭、画画、打游戏、扎帐篷睡觉,竟然吸引了超过3000万名用户观看。要说这些直播很有意思吗?未必,更谈不上有什么营养。可能很多观看直播的人不过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间罢了。不信,你去问一个次看直播的人是什么感受?我想绝大多数人会异口同声脱口而出:无聊!

在越来越火热的直播面前,我们必须重新审视无聊这个关键词了。无聊成为一种现象,早已不局限于一个国家和一种文化当中。比如在挪威,一个名为慢电视的节目引来全世界关注。这个节目相当无聊,比如它记录一列行驶的火车沿线的风景,长达7个多小时,后来又花14个小时拍一只在房间里的鸟的活动,还直播了一次漫长的钓鱼,持续18个小时,条鱼花了3个小时才上钩结果收视率高得令人咋舌超过一半的挪威人观看了鸟的那期节目。可见,无聊成为一种被重视的大众心理需求,正在呼唤它对应的社会供给渐渐建构起来。在新世代里,无聊不再被认为是一种带有贬义的罪过,而是一种值得被满足的生活方式。

直播的火爆,固然得益于随时随地、没有门槛的文娱,但更深层次的缘由,可能是切准了人类心灵深处对无聊的需求。有外国学者甚至写过1本《无聊的哲学》:无聊是现代人的专利,人类的快乐与愤怒是保持不变的,但是当下人们的无聊感却是与日俱增,世界明显变得越来越无聊。不得不承认,科技进步将人类前所未有地解放了出来,但平空多出来的那些时间却往往被花在了无聊的事情上。人类每被自己的发明解放一次,就离无聊更近一步。直播,正是消化人们无聊时光的又一个容器而已。(张涨)

直播产业

蓝海在左 红海在右

你可以把女主播一晚收益20万元当作一个传说,也可以把王思聪一次帮刷7万元礼物帮女主播清空购物车当作一个笑话,但你不能无视络直播这个产业。数据显示,2015年中国直播平台数量接近200家,其中络直播的市场规模约为90亿元,络直播平台用户数量已到达2亿,大型直播平台每日高峰时段同时人数接近400万。2016年更被称作中国络直播元年,络直播节目所创造的收视率超过以往任何时代。浪潮席卷,谁也没法预见,就连数年前写出《零边际本钱》的杰里米里夫金在书中也没有给络直播一席之地。直播一定会干掉!它是通向虚拟世界的通道,也可以理解为VR(虚拟现实) 的前奏,一位信心满满的行内人士如是说。要是你了解络直播与VR产业,或许就不会认为他说大话不打草稿。

经济学上把未知市场空间叫蓝海,企业要启动和保持获利性增长,就必须超越产业竞争,开创全新市场。相对于蓝海,红海产业则是指已知的市场空间,进入市场面临着必须在这个空间中杀出一条血路来。络直播几乎一夜之间从蓝海跨入红海,如今脚踏蓝红两界。

络直播产业自2015年下半年进入爆发状态,愈来愈多的业内人士都将络直播视为颇具深耕潜力的富矿,折射在平台投资上,2014年为7.9亿元,2015年到达23.7亿元,增长率接近300%。全民直播的背后,是各类直播平台的红海之争。不但仅是YY、映客、花椒等直播平台同台角力,连BAT也都以不同情势入局直播领域。络直播竞争进入白热化,一些平台不求更早盈利只求烧死对手,占得市场。以对核心资产主播的争夺为例,行内相互挖角进入肉搏战,斗鱼曾在一个月内从虎牙连续挖走6名主播,总费用超过6000万元。

络直播也面临着和微博一样的困境,直播只是一个平台,平台崛起造就一大波主播,当主播身价被市场抬高(个别游戏主播的身价已到达甚至超过一线明星的水准),平台盈利空间就大受到打压。平台的收入集中于虚拟道具、广告、游戏分发等领域,在市场竞争剧烈的情况下,这些收入能否填补主播的巨大支出,仍有待视察。另外,商业化受阻、平台数据造假成风、普通用户缺乏存在感、版权及监管风险、内容导向偏低等都是行业掣肘因素。尤其在内容生产上,行业甚至出现囚徒困境,底线一再被触及,如情色。

从混沌走向有序需要一定的时间和过程,行业的良性有序发展,离不开企业自律,同时也离不开相干部门的监管。某直播平台负责人曾如是说。作为一种处于爆炸式发展状态的全新商业模式,监管一时踏不上行业节奏很正常,但是野蛮生长状态不可长时间存续,否则等待行业的就只有自我毁灭。公众监督、行业自律、行政监管三位一体,都不能缺位。尤其行政监管,如何以强化监管与适度留白之间取得平衡仍是一个难题,不能一放就乱,也不要一抓就死,毕竟无聊经济不但是友的安慰剂,还是经济的兴奋剂。

白带多是什么原因
宫颈炎的治疗方法
女人为什么会经期延长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