育儿

杀死那个小黄车

2019-05-15 00:59:54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资本市场从来不缺乏故事,创业风口也不缺少猪,而共享单车行业在被吹上天的3年后,终于体会到摔在地上的痛,但这也许正是一个全新故事的开始。

小黄车又又又黄了,ofo又一次深陷缺钱的传闻,这仅仅是共享单车行业的一个缩影。就在近两三年中,一面是摩拜、ofo在资本市场高歌猛进,一面是悟空单车、小鸣单车,酷骑单车、小蓝单车等诸多的企业死在了战场。根据中国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监测的已披露数据显示,倒闭、停运或是转让共享单车的平台已经有60余家,预计加上未披露的平台应该有百家。

曾经的独角兽也过的并不好,摩拜终卖身成功,委身美团,成为了生活服务大战略当中的一员。而他的老对手ofo还在争取自主独立发展的道路上挣扎前行,一方面运营成本不断攀升,另一方面还要直面已经有靠山的对手的攻击。特别是阿里新投资的哈罗单车高歌猛进,靠着金主爸爸攻城拔寨,大有与ofo、摩拜三足鼎立之势。

反观消费者,一方面享受着同享单车带来的出行的便利,另一方面在抱怨着共享单车不好骑、乱停乱放影响秩序等问题,共享单车这个行业注定就没有平静的时候,从企业本身的发展,到资本的明争暗斗,再到消费者的爱与恨。这也让人不由去问,究竟是谁杀死了那么多共享单车企业,是谁在谋杀ofo们?

公益还是商业?同享单车容易被杀死的根儿

摩拜单车创始人胡玮炜在谈到创业时候,说了一句令业界哗然的话,失败了就当做公益,引来资本界的一番议论。时至今日,这句话就非常令人玩味了。共享单车从某一个角度来看,是一种普惠的、偏公益的交通服务。而这种服务是不是能够商业化,一直都是行业争论的重点。

曾几何时,凤凰、是我们这个国家出行的标志,我们还被称为自行车王国。那时候,天很蓝、车很少、路很通。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城市人口的增加,私家车的暴涨,几乎所有的中大型城市都换上了交通病。政府在极力建设和鼓励公共出行以外,也曾想过利用自行车打通出行的毛细血管,出现了一批公益性质的单车租赁的业务形态。

正是因为这类公益性,就致使早期用单车解决出行问题没法市场化和规模化,很多单车躺在租赁地点,并没有得到很好的利用。但随着互联的发展,和普通消费者对于互联服务的接受程度的不断提升,催生了ofo、摩拜这些共享单车企业的诞生。但本质上,他们要解决的,还是早政府希望通过公益的方式来去提升公共交通效率的想法。

虽然如今的共享单车有着广泛的用户基础,但从出身上,要兼顾商业利益和公益性普惠性,这类基因天然的决定了共享单车企业的身板就没那么硬,一旦市场遇冷或有其他风吹草动,就极其容易受伤或者死掉。

我们每个人的手上可能都有共享单车企业的鲜血

虽然说出身决定同享单车企业发展困难,但还还不至于置他们于死地。同享单车很多都死在了资金上,而他们并不是从消费者身上收不到钱,而是运营成本远大于营业收入,在ofo的一次内部战略会议上,强调他们的营业目标时,更是着重强调要利用系统、数据化的能力,将车均本钱再降低50%。

那末,究竟是什么堆高了共享单车的运营成本?

不许太刻意,只要我们在路上转转,或者走进一些小区就可以发现问题所在。当我们想要骑车的时候,经常会发现有一些车子不是没有车座,就是没有脚蹬。有些车子停在了各种不可能的地方,主路中间、隐秘草丛、高速入口,乃至有一些在河里、湖里,还有一些更过分的被上了锁,停在小区门口,停在单元楼里面。

共享单车企业的很大一部分运营成本,花在应对车辆的丢失、车辆破坏以后的修理和在那些不可能停车的地方把乱停的车辆回收归位。这并不是说用户故意要怎么样,而是在这样一个服务的提供和使用进程中,很多消费者持有一种,我花了钱,想怎么样都可以的想法。甚至曾经有报导有些用户买了ofo的月卡,就把一辆单车装到了自己的车后备箱里,占为己有。

在这里,并不想过多去讨论用户的行为以及背后所代表的素质水平等等,有很多行为都是无心之举,我们在使用一些服务的时候,大多从自身的便利角度动身。但同享单车这个行业,有他独特性所在,它是一个系统,系统里面的运营方和使用者并不是一种单纯的买卖关系,而是一种去中心化的络。在这个络里面,每个人的行为都会对整个络带来增益或者减损。

共享单车核心就在于同享二字,而很多消费者对共享的理解会有一些片面。同享并不仅仅是说共享服务,背后还意味着同享。每一个实用同享单车服务的消费者,都有义务和去保护单车的车况和行车、停车的规范。如果用户不承担这个,把一切都扔个共享单车企业去承担,那么我们就是在一刀一刀的割着他们,眼睁睁看他们死掉。

有些用户可能乐见企业的倒掉,会觉得小蓝车倒了还有小黄车,小黄车要是倒了,就还有其他的车。但真的到所有单车都倒掉的那一天,真正受损失的恐怕是消费者本身。

任何一个行业的发展,单靠企业的不断进步是不够的,一定是企业同消费者共同成长进步,共同成熟之后维护行业的稳定,从而形成一种多赢的局面。所以说制约共享单车企业发展的瓶颈,并不在资金上,有再多的钱,总有一天会烧光。更重要的是,如何去引导用户,与用于一同构建起一个良好的行业环境。

就如之前深陷缺钱传闻的ofo,顶着压力停掉了芝麻信用的免押政策,选择自己独立开发信用系统。绝大多数信用体系都是关于个人财富、消费能力与借偿能力等,但共享单车行业需要的信用体系是体现个人的行动,更深层来说是与用车行为中体现出的长期个人品行挂钩的一种评价标准,我们鼓励好的行为,惩罚坏的行动,借此与用户共同维护起同享单车使用环境,这就是我们构建这套体系的逻辑和初衷。衡量个人信用与品行的标准不应该是财富的多寡,行为才是。

可以说,我们每个人在使用同享单车时候的一些不恰当的行为,都在给这个行业雪上加霜,我们每个人手里,都有共享单车行业的血,真正谋杀他们的,可能就是他们可爱的用户。

资本双刃剑 亮剑相助和背后扎针可能都是同一把兵器

如果说出身孱弱是共享单车的弱点,用户是谋杀的主谋的话,那么资本,则是提供了一把双刃剑,一方面推动的行业急速发展,另一方面也祭出同享单车企业的鲜血。

据不完全统计,截至2017年底,同享单车行业共融资将近200亿。可以说到目前为止,这200亿并没有收到一分钱的回报,同时有很多也打了水漂。共享单车企业也几乎没有任何的盈利的转机。

进入2018年,在摩拜堕入资金窘境、同享单车领域一片哀嚎之时,华兴资本暗中提前表露美团并购方案,马化腾从中牵线,王兴的美团成了摩拜接盘侠。而另一方面蚂蚁金服旗下全资子公司上海云鑫及其他关联投资方向永安行低碳(哈罗单车与永安行低碳合并后的运营主体)增资20.9亿元。尔后上海云鑫持股比例到达36.7%,阿里就此将哈罗单车收入囊中。

可以说同享单车行业从出身就是带着资本故事,含着金汤勺,成也资本,败也资本。在行业发展的早期,资本的认可和参与让同享单车企业获得了飞速的发展,在短的时间内将同享单车复制到全国。但蛮横生长必然要承当野蛮的代价,过于粗狂的布局,快速发展的企业规模,从资金、运营、管理、人力各个方面考验着每个同享单车企业。

直接的反应,就是盈利的状态,巨额的经营成本之下,很难达成资金的平衡,所以在ofo近的对外计划中,放在位的是要实现收支平衡。而在这之前,众多的共享单车企业都是死于资金链的断裂,而那些被大资本所支撑的企业,也大多放弃抵抗,终在资本的影响下,放弃了独立发展,带着自己的千万用户成为流量工具。

就在近ofo深陷资金链断裂的漩涡,而在这些传闻之后,他们似乎又捅了自己一刀,把芝麻信誉免押政策给停掉了。业内一片哗然,如此花样作死,是真的放飞自我了么。好在随后他们公布了的发展战略,要做ofo c蜂巢计划,通过技术层面的提升,强化数据能力,下降运营本钱,希望在年底之前做到2/2,即车均本钱降一半,车均收益增一倍,终究在年底实现全国200个城市的营收平衡。

在资本的双刃剑之下,有的选择了投降,ofo选择了坚持独立,带着客户继续向前探索,不愿意将自己养大的用户变成流量牛送给巨头。套用足球比赛里的1句经常使用解说词留给ofo的时间不多了,用户的耐心、资本的耐心、友商的耐心都是有限的,在年底实现不了营收的平衡,资本的血性就会祭出它的双刃剑,在本已经伤痕累累的ofo身上补上一刀。

结语

并不是说企业的死掉在于给企业钱的投资方和消费者,但共享单车这个特殊的领域,其半公益性的特点导致自身的孱弱,必然要求成长的环境更加友善。资本要有足够的耐心,而用户需要从长远的利益斟酌,参与到共享单车的运营中,规范用车行为,利己利人。在这样的基础上,同享单车企业需要静下心来,摒弃之前的浮躁心理,提升运营能力,下降运营成本,从依托输血到本身造血,从野蛮生长到精益增长,这样才能为我们保存一个健康的出行方式的选择。

我们乐见行业的竞争,但我们并不愿意看到任何一个坚持、努力、创新的企业死掉,作为普通用户,除了吃瓜看戏,坐看资本争斗,企业竞争以外,也许可以更多的从公益性的角度出发,看看自己在这场戏里面扮演的角色,别等到所有的共享单车企业都被杀死的时候,我们才发现刀在我们自己手上。

经前吃什么预防痛经
白带发黄的主要原因
白带发黄该用什么药
分享到: